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开奖直播 >
庆阳苹果悬案:银行借精准扶贫要求政府维稳企业
发布日期:2019-08-13 18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发放精准扶贫贷款前,银行致信地方主要领导,要求对当地两名企业家进行维稳——他们自认是上一轮精准扶贫的“受害者”。为抹平3000万元“苹果贷款”问题,在总行来人调查时,两名企业家在分行领导劝说下成为接盘者,并就此深陷其中。

  但有司法调查的结果却是:此事系3000万元苹果遭遇严重亏损,引发连锁反应导致。尽管果贩、果农认为,这种情况并无可能性。

  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调查发现,这场卷入果农、果贩、仓储商的闹剧里,民间借贷阴影浓重,转折点紧张刺激,悬疑处明暗交错。个案之外的借鉴意义重大,无论是对精准扶贫中的具体模式,还是对身处其中的银、政、商各方。

  支撑精彩剧情的,老戏骨只是表里,触及人性、利益的核心逻辑,才是根本。“庆阳十二时辰”中,那些苹果绝不会凭空消失。截至记者发稿时,某银行相关领导未对采访作出回应。

  “秦总,请回个电话。时间紧迫啊。”“秦总,有什么变化吗?能不能接一下电话呢?”短信接连而来,电话频繁响起,催促的人,是时任某银行庆阳分行行长肖非。这一天,是2015年12月24日,平安夜。

  肖非催促的对象,是当地商人秦坤渝,这在常见的银企关系里极为罕见。但这仍不是最紧张的一幕。几天后的12月30日,银行一方向企业施以更急迫的催促,秦坤渝无处可逃,答应了对方,使得那件事,在当天夜里终于落定。

  不是没有人提醒,相反,几乎秦坤渝所有的部下都在劝阻他,甚至点名这是一场注定会立即翻转的戏码——果然,那天之后,一度急迫的肖非,再未主动联系秦坤渝,短信记录里,只有秦坤渝小心翼翼地询问,能不能见个面,聊一聊那件事。

  从事后警方的调查记录中,那急迫催促背后的剧情梗概并不复杂:肖非等人,希望秦坤渝以重要资产,为一笔3000万元的贷款提供担保,但必须在12月30日这天夜里办成,因为当天,某银行总部的人已经进驻调查。

  “他说,你难道让我给你写个保证?”秦坤渝说,他最不能忘记的,就是肖非当天说的这句线多万人口的西部城市,有些承诺,似乎不需要写在纸上。秦坤渝称,肖非当时答应事后给他贷款1.5亿元。

  “秦总你好!肖行又来电催促了,说他已给你承诺按1.5亿最高授信办,请安排尽快予以办理。谢谢!”12月29日,贷款人、甘肃陇东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刘兴卫,给秦坤渝发了数条短信催促,提及肖非的承诺。而肖非在半年后的调查中,也未直接否认这个承诺。

  总算顺利,那天夜里,贷款方刘兴卫旗下的公司账户收到了3000万元贷款,但随即,这些钱又被转给了米春晖名下的公司,并再次转入某银行,用以归还米春晖的公司于2014年9月借下的3000万元贷款。从资金流动的轨迹看,钱在夜里绕了一个圈,又回到了银行。

  为什么会如此急切?即使总行来查,这也不过是一笔逾期的贷款,更何况,从相关手续看,类似贷款已经在2012年、2013年两次发放,此前两次均已按期归还,但2014年的这笔贷款,直到2015年9月才逾期,到那天夜里,逾期3个月而已。

  但复杂也在此。贷款的米春晖,在具体手续上,走的却是某银行的“金苹果,富农贷”,方式为“果农+公司+银行”,而米春晖的庆阳市春园果蔬仓储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春园仓储”)就是其中的公司,果农则对应毛效恩等21人。

  米春晖的春园仓储,确实有苹果仓储等业务,但天眼查显示,他还在2012年注册成立了庆阳市合水县振春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振春小额贷”)。相关裁判文书显示,振春小额贷既向外放贷,也向民间借钱。

  当地人认为,庆阳的民间借贷危机,恰是在2015年爆发的。2016年初,庆阳政府工作报告中,首次出现这样的表述:“加强对小额贷款、投资担保公司等机构的监督管理,规范各类融资行为,依法打击非法集资和信用违约行为,防范区域性、系统性金融风险。”

  无论在最初那笔贷款文件里,还是之后米春晖、肖非等人接受警方问询中,他们都没有提民间借贷危机,而是强调2014年的那3000万元,因为苹果生意亏掉了。

  看上去,这是一次市场行情导致的严重亏损。肖非在警方询问中称,由于逾期,总行责令起诉。但这似乎不足以解释为何这位银行行长会亲自电话、短信催促秦坤渝,配合帮忙给米春晖和果农们“抹平”逾期。

  为此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曾走访果农及果贩,试图从苹果中找出一条线索。“直接放贷给果农或者果贩风险太大,前几年某某银行给每人最高50万元,结果很多还不上。”庆阳当地一名果贩称,放贷方式并不是这样的。

  无论是银行还是民间,针对苹果生意,更常见、成熟的放贷方式会这般操作:如果贩已收购100万元苹果屯在果库,此时他可以找果库贷款,也可以通过果库向银行及其他人贷款,金额则一定不会超过100万元。意即,放在库里的苹果,便是贷款的抵押物。

  此后随着生意进行,库中苹果售出多少,便要首先归还贷款多少。无论库存增减,作为抵押物的苹果,一定要根据市场行情价格,与贷款余额对应,从而确保放款方的本金安全无虞。

  “你要说这种情况下,放款的巨亏,甚至亏完了,那根本不可能。苹果就算再次,还可以作为落地果榨果汁,怎么可能亏掉?除非是苹果凭空消失了。”果贩称。

  在米春晖和21户果农的代表们接受警方问询笔录里,他们都一致讲述了那笔3000万元贷款的形成和管理方式:银行放给每个果农,果农的银行卡在米春晖处管理,果农把苹果存入米春晖的果库,米春晖就把对应的钱支付给果农。

  看上去,他们采取的方式,与上述市场通行放贷方式一致,甚至更安全。那么,这些钱又如何会亏掉?且3000万元整体逾期?从2014年9月开始挂果(收获),到2015年12月,庆阳的苹果究竟遭遇了什么?有没有苹果凭空消失掉?

  在当地果农的记忆中,2014年9月后的一年中,并未出现令人印象深刻的价格波动。根据庆阳市政府官网信息,当地2018年才有了首家苹果交割仓库,故此本地之前也不应有苹果期货存在。

  米春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将当时的亏损表述为:2014年以每斤3元左右收储苹果,放到2015年卖出时,只买了每斤五六毛钱,所以巨亏。而21户果农中的王飞则称,他收储成本为3元,放到2015年四五月份卖出时为一两元钱;毛效勇则称他是以2元左右卖出的。

  按米春晖的说法,则每斤亏损2.5元左右;按王飞和毛效勇的说法,则亏损1元左右。这种明显差异,在警方笔录里,却简单化地记录为“当年水果生意严重亏损”,并没有展开讲述亏损的具体原因。

  记者走访中发现,在列出的21户贷款果农里,除毛效勇系果贩外,很多人并非果贩,但相互间却多为亲戚。那么,人均百万元的贷款,究竟被用于何方?

  在警方的询问笔录中,米春晖承认作为担保方,实际控制着3000万元贷款的使用。此外,他从2013年即开始向刘兴卫放贷,金额一度高达4250万元。

  “2015年12月30日,刘兴卫在某银行贷款3000万元,归还我在2014年担保果农贷款的3000万元后,还欠我本金100万元、利息20249333元,共计21249333元。”米春晖说。当办案人员接着问当时约定的利息,米回答:“借款时按0.035(即三分五)说的。”

  按此表述,米春晖放给刘兴卫的钱,年息高达42%,远在银行利率4倍之上。谈到从银行贷出的3000万元,米春晖称:“年利率7.8厘,还交了12%,即360万元保证金。”一进一出之间,利息相差悬殊。

  而在2015年12月30日之后,秦坤渝未能在某银行拿到贷款。替米春晖还钱的刘兴卫,则称肖非曾承诺给他贷款8000万元,也未兑现。不久后,两人发现已经很难与肖非沟通,于是,那天夜里发生的一切,成了举报的内容。

  2016年5月,某银行庆阳分行曾向庆阳主要领导去函,称刘兴卫、秦坤渝针对该笔3000万元的贷款问题,采取四处告状、诬陷、胁迫等手段,向多部门投诉,导致该行各项工作无法正常开展。

  “已严重影响各区县精准扶贫贷款、‘金桥工程’贷款以及政府重点项目的支持力度。”该函还建议政府采取措施解决现状,“某银行正处于为精准扶贫及‘金桥工程’筹集资金投放贷款关键时期,因个别人的干扰和胁迫,指使改行无法正常工作,没有精力发展业务……”

  信函获得了庆阳主要领导批示,随后当地警方介入调查。当年7月,公安形成调查报告,但在表述中,称贷款系米春晖一方为21户果农担保,因担心征信受损,故寻找刘兴卫再次贷款替其归还。报告建议金融办与某银行等协商解决。

  之后,为了让秦坤渝的甘肃华远实业有限公司的抵押资产能够解除抵押,决定由秦坤渝一方再次贷款2300万元,并另外自筹1300万元,归还了刘兴卫一方的3000万元贷款,从而让抵押资产实现解除。

  这次贷款中,秦坤渝以名下企业股权质押,换取其他人为其担保。这中间,一位叫作刘万年的商人参与其中,并获得30%的质押股权。而公开信息显示,刘万年与肖非交往颇多,系甘肃中庆财富集团公司董事长,该集团官网称,其有投资、贷款、担保、典当等业务。

  但这一漫长过程中,秦坤渝称给自己多家企业带来巨大损害:因为有肖非的承诺,以及资产被抵押,导致他迟迟未能贷款,进而使得正在进行的工程停工两年、相关业务无法推进,直接损失4000万元,间接损失过亿元。

  据警方笔录,秦坤渝与米春晖互不相识,仅仅出于对银行领导承诺的信任,才拿出抵押物用于他人贷款的担保,这也导致整件事中,秦坤渝觉得自己最委屈。“真没想到这是一个套路,而且到今天也没法完全解开。”

  据了解,目前,秦坤渝已向甘肃省纪检监察部门实名举报肖非滥用职权,同时,已向法院起诉某银行庆阳分行,要求法院确认之前的抵押合同无效,并撤销后续的借款合同。早前媒体报道曾曝光,庆阳市西峰区政府委托民企向某银行庆阳分行借款6000万元,以归还另一家民企的土地出让金,肖非亦是时任行长。肖非本人则被举报以高出市价数倍价格,购买关联人房产办公。

  而在某银行给庆阳时任主要领导的那份函件中,只称米春晖向该行借款3000万元,却只字未提21户果农,更未提及苹果。

  • 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