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631144.com >
泉州大四女生投诉:欧菲虚构信息办网贷如今父母同学都被骚扰
发布日期:2021-07-06 09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我也是什么整形都没做就被贷款了。”小曾告诉海都记者,她今年21岁,在泉州师院读大四。今年10月,因为想去脸上的雀斑,她找到欧菲,并留下联系方式。不久,欧菲的医美助理小关就联系上小曾,让她带着身份证,到医院进行免费的皮肤检测。隔天,欧菲还派车到学校接小曾去医院。

  医美顾问龙梅说要查下我的征信情况能否贷款,我不知道是在办理贷款,就把手机、银行卡、身份证给她。

  我的手机一直被欧菲的工作人员拿着,由他们代为操作,我也以为是在查询而已,还配合进行“手持身份证拍照”等操作。

  “龙梅有点不让我走的意思,还询问我的生活费,我说办这个要问过我爸妈,她叫我瞒着父母,自己每个月省点钱付了,我感觉不对劲,找借口走了。”小曾说,在第一个还款日(11月21日)的前5天,她接到网贷平台“乔融金服”的短信,才知道自己已经在欧菲办理网贷分期,总金额为4280元,共6期,首月需还款882.8元,后面每个月还款693.72元。

  小曾很害怕,找到欧菲,院方表示要帮她处理却迟迟没有行动。因此,首月的款项她没还。小曾说,这之后,“乔融”的催款人员每天都给她打电话,称不还款就要转到法务部门,用更严厉的手段。

  昨天,记者致电“乔融金服”,对于是否读取了小曾的手机通讯录,客服称并不知情。不过,客服人员确认了小曾的贷款事项。

  在欧菲,一名姓夏的工作人员曾告诉她,因为她没有还款能力,贷款公司不给学生贷款,他们为其虚构了一个在泉秀街开店的工作和住址。小夏交代小曾,在贷款公司打电话过来时,按她写的工作和地址念。不过,小曾说,直到最后,她也没接到电话。而整个过程,小关和龙梅都在场。

  记者将小曾的投诉反馈给了欧菲。“小曾是知道自己在办理分期贷款的。她自己说在泉秀街工作,她自己写的,我们从来没强迫客人办理分期。她骗了我们。”龙梅在打给记者的两通电话中反复强调,她以及欧菲医院是昨天海都记者告知此事时,才知道小曾是学生的身份,此前并不知情。“我很负责任地告诉你,我们从来不给学生办理分期,分期公司不会给学生贷款的。她从头到尾没告诉我是学生。”

  小曾还曾向小关发了位于泉州师院校园内的导航定位。小曾告诉海都记者,当天派车来接自己的就是小关、116开奖现场直播官网。小夏和龙梅3人。

  昨天晚上7点,小曾告诉记者,小夏告知其分期已退,但是“乔融金服”说还要5到7个工作日。

  今年,本报持续关注了多起美容整形行业乱象,揭露由整形中介、网络贷款公司、整形医院组成的链条,引起社会普遍关注,也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。

  今年3月,一位云南来福州务工的女子小杨,在网络上认识了一名自称“重生国际集团经理”的男子,并在他的蛊惑下贷款整形,已欠下12.5万元的高息债务,最终只得接受该男子介绍的所谓高薪工作——夜场陪酒女。

  今年3月,一陌生男子以招收“模特”为由,诱导福建一19岁高三女孩小陈,到福州格莱美美容医院做隆胸手术,小陈因此错过高考,还欠下3.5万元美容贷。

  据了解,大部分的网络小额贷款公司对贷款人提交材料都有一些要求,比如,要求提交身份证、银行卡、工作证明/学生证明、香港十二生肖结果查询。社保卡、工资银行卡流水、收入证明等。而大部分在美容整形机构提供贷款的公司,对于贷款消费的审核非常简单轻易,几乎只要有身份证、银行卡和手机号就能获得贷款。

  在签署贷款协议时,美容机构的手术合同也会混在其中签署,这些款项一旦批下来,就直接打给了医疗美容机构。如果这时贷款人反悔,就会被扣除30%的违约金,让原本只是想试一试能不能贷款的女子,碍于损失高额违约金而草率接受手术。

  而一旦欠下了高额贷款,一些人由于缺乏还款能力,为了偿还贷款只得加入“医托”团队,或者被拉下海去夜场做陪酒女这个由“医托”、贷款公司、整形机构、夜场组成的链条环环相扣,最终形成一个可怕的“产业链”,也为社会埋下了隐患。

  • Power by DedeCms